20|向上沟通:你必须要注意的三个误区.md
20|向上沟通:你必须要注意的三个误区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根据多年的实践经验,我发现,项目管理不只是一种硬技能,更是一项软实力。就软实力而言,最重要的不是招式,而是内功。从这一讲开始,我就来教你修炼内功。今天是“软实力篇”的第一讲,我会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我踩过的“坑”,来聊一聊向上沟通的三个误区。误区一:所有问题,都自己扛!不得不说,这
18 _ 小步快跑,小而美的敏捷.md
18 _ 小步快跑,小而美的敏捷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今天,我们来聊一聊敏捷。很多人会认为,每天开站会,有固定时长的迭代,有自己的“Scrum Master”,就是在开展敏捷实践了,其实不然。具备敏捷之形的团队有很多,但是,真正掌握敏捷精髓的,却并不多见。这是因为,敏捷方法属于simple but not easy(简单但并不好做)。
19|用户故事:我想从头到尾把事情做成.md
19|用户故事:我想从头到尾把事情做成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在这里,首先我要感恩在疫情中仍然坚持认真学习的你,好久不见,非常想念!在专栏完结以后,我很想了解我的课程对同学们都有哪些帮助。于是,极客时间帮我邀请了一些同学分享自己的学习故事。今天,我想跟你分享一篇小文同学的故事。小文同学在他的文章里,非常坦诚地记录了他的真实学习经历,一下子把我
16|学会对焦,从头到尾把事做成(下).md
16|学会对焦,从头到尾把事做成(下)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上节课我跟你分享了目标和人员的失焦。对于一个完整的项目,当人和事都清晰之后,你还可能会面临以下两类失焦:计划的失焦:团队成员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,互相依赖或冲突。行动的失焦:遇到问题时,你说要这样,他说得那样,没有统一、可落地的解决方案。要想“使众人行”,从头到尾把事做成。接下来
15|学会对焦,从头到尾把事做成(上).md
15|学会对焦,从头到尾把事做成(上)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有很多同学给我留言说,想看到一个完整的项目,从头到尾是怎么串联在一起的。所以,接下来的两讲,我会围绕艾文的一个项目,向你动态演示和拆解整个项目管理的过程。艾文平常没少跟我抱怨,说项目经理真是难做,今天A不配合,明天B没响应,后天发现C质量有问题。其实,类似问题导致项目失败的状况,在
17|新手上路,如何引入变化?.md
17|新手上路,如何引入变化?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今天,我们来聊一聊新手上路,如何引入变化。在留言区,我非常高兴地看到,很多同学已经开始动手实践了。而且,我还了解到,极客时间的研发同学,就把复盘会玩出了新高度,基于三点法创造了自己的复盘玩法。但是,还有一些同学在学习之后,产生了新的困惑:“我该怎么把这么多的好方法,引入到自己的团队
13|工具方法大串讲:手把手教你高效管理.md
13|工具方法大串讲:手把手教你高效管理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很多同学经常问我:“老师,专栏里的图你是用什么工具绘制的呢?有哪些高效的项目管理工具吗?”今天,我就来做一个工具方法串讲,一并回答你!在这一讲中,我会结合几个常用的工具,从WBS工作分解到制作甘特图、里程碑规划图,再到任务管理、质量卡点、项目全局视图,为你一步步讲解可操作、易上手的
14|“学习”到“实战”的距离,到底有多远?.md
14|“学习”到“实战”的距离,到底有多远?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经常有同学问我:“我学了很多项目管理知识,但是回到现实之后,我的项目中依然有很多问题,怎么办?”“我想要在实际工作中做好项目管理,可团队基础太差,领导又不在意,怎么办?”这些问题背后,总之就是一句话:“我太难了!怎么办?”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,我先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。当真有那么难吗?
12 _ 高效会议:拒绝例行公事,开好最有必要的会.md
12 _ 高效会议:拒绝例行公事,开好最有必要的会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。这一讲,我们来聊一聊项目中的会议。从事项目管理工作之后,你会发现自己一下子多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会,项目全局涉及到的整个过程,你都要去了解。很多人说,项目经理有80%的时间都用在了沟通上,不是在开会,就是在开会的路上,其实所言不虚。会就是聚会、见面、集会,议就是讨论、商议,会议作为一种
10 _ 风险管理:冰山下的风险,如何系统化应对?.md
10 _ 风险管理:冰山下的风险,如何系统化应对?.md
|
|
0 评论
你好,我是雷蓓蓓,今天我们来聊一聊风险管理。艾文所在的项目已经进行到中期了,目前来看进行得很顺利,不过她内心却有些隐隐的不安:“蓓蓓,你知道吗,项目现在进展得越是平稳,我越觉得不安。我担心项目会不会存在什么风险,而自己却没有发现。”事实上,艾文这种担心是十分必要的,因为项目从构思的那一刻起,就存在着